英特尔俩前员工“搭伙”创业,公司要IPO了,其中一个竟突然离去……

2021-12-29 01:08:39 文章来源:网络

又一家亏损企业踏上了IPO之路。

近日,上交所官网显示,星环信息科技(上海)**份有限公司(下称“星环科技”)递交了申报稿,计划申请在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及主承销商为中金公司。

本次申请上市,公司拟募集资金19.61亿元,投入到大数据与云基础**建设项目、分布式关系型数据库建设项目、数据开发与智能分析工具**研发项目等的建设。

IPO日报注意到,星环科技在报告期内的**有所增长,但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即便如此,公司仍颇受资本方的青睐,2018年至今引入了多位外部投资者,“身价”不断上**。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创始人IPO前夕离职

2013年,孙元浩、范晶等共同设立了星环有限(公司的前身),其中自然人范晶的**份实际上是代范磊所持有(设立之时,范晶以300万元认缴了30%的注册资本)。

据了解,2013 年初,孙元浩与范磊两人协商共同创办星环有限,因范磊彼时仍任职于英特尔且英特尔关于员工对外投资及**情况报备程序过于繁冗,为尽快成立公司开展业务经营,范磊指定了范晶代为出资并持有公司的**权。2015年,前述**权代持关系解除。

双方的“缘分”或早已开始。

根据**资料,除了范磊曾任职于英特尔外,孙元浩也“出身”于英特尔,具体是自2003年7月至2013年5月曾任英特尔数据中心**部亚太区CTO。除了孙元浩跟范磊以外,公司目前的董事、副总裁吕程、朱珺辰,监事、副总裁刘汪根等人,均有过在英特尔就职的工作经历。

截至目前,星环科技的控****东及实际控制人系孙元浩。

另外,孙元浩还与范磊、吕程、佘晖及赞星投资中心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确认自2019年1月起,范磊等将作为孙元浩的一致行动人。截至招**书签署日,孙元浩直接持有星环科技12.32%的**份,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赞星投资中心持有8.3167%的**份;孙元浩之一致行动人范磊、吕程、佘晖分别持**6.7%、1.68%、0.96%。因此,孙元浩合计控制公司29.97%**份。

在公司人员变动方面,引起IPO日报关注的是一位创始人的突然离职。

据披露,范磊在本次发行前持有606.86万****份,占公司总**本的6.7 %。作为星环科技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之一,范磊曾担任公司员工和董事职位。不过,其从2020年11月起突然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随后在2021年5月从公司离职。

那么,身为联合创始人的范磊,为何选择在公司IPO前夕的关键时刻离开?

还需指出的是,虽然范磊已离职,但其并未转让自身的**份,目前仍系星环科技的大**东和公司实控人孙元浩的一致行动人。

业绩亏损

**信息显示,星环科技是一家大数据基础**开发商,围绕数据的集成、存储、治理、建 模、分析、挖掘和流通等数据全生命周期提供基础**及服务。

公司主要提供**括**产品与技术服务(主要销售公司****并提供相关配套技术服务);应用与解决方案(提供大数据存储、处理以及分析等相关场景下的咨询、数据治理、定制开发等解决方案);软**一体产品及服务(系大数据一体机**件等**件产品销售,配套销售公司相关**产品或服务)等。

根据申报稿,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星环科技实现营业**1.13亿元、1.74亿元、2.6亿元、8255.6万元,其中**产品与技术服务在报告期内给公司贡献了75%以上的主营业务**。

另一边,公司近年来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报告期内,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39亿元、-2.11亿元、-1.84亿元、-1.48亿元,三年半的时间累计亏损了6.83亿元;截至2021年6月末,星环科技的累计未弥补亏损为3.2亿元。

记者翻阅**报后发现,星环科技的亏损,与其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增长的增加不无关系。

据披露,公司的销售费用由2018年的9018.96万元上升至2020年的1.55亿元,且2021年上半年的销售费用率达到106.76%;与此同时,星环科技在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分别为7568.18万元、1.09亿元、1.09亿元、5907.79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66.89%、62.66%、42.11%、71.56%。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公司预计未弥补亏损将继续扩大,并将面临未来一定期间无法盈利或无法进行利润分配的风险。”星环科技说。

受上述因素等的影响,公司在报告期内的经营**现金流也持续为负。

2018 年至2020年及2021年1-6月,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43亿元、-2.01亿元、-1.91亿元、-1.69亿元。

“隐形”的对赌

公司在报告期内开展了多次的**权转让和增资事宜,以此引入了数位外部投资者。

例如,2019年4月,TCL以500万元认缴了公司新增注册资本11.34万元;2020年11月,晶凯艺赢、厦门新鼎、中金澔晨等机构通过受让**权方式入**了公司;同年12月,星环有限整体变更为**份有限公司,国科瑞华、青岛新鼎、创业接力等在其**改完成的当月便通过增资入**,经IPO日报**略计算,此次增资对应公司的投后估值约46亿元。

IPO日报还注意到,在引入外部**东时,星环科技曾签订了对赌协议。

2020年12月,公司及孙元浩、范磊、吕程等创始**东曾与三峡金石、产业基金、长江合志等多位外部投资者签订了对赌协议,就相关投资人**东特殊权利条款的情形进行了约定;2021年6月,各方签署了终止协议,表示此前约定的对赌条款等特殊权利条款于本次发行上市申请获得受理之日起终止。

不过,各方还与同一时间签订了终止协议的补充协议,约定若发生公司的上市申请被否决、公司自行撤回申报材料、自本次上市申报获得正式受理之日起十八个月内未收到批准、未在批文的有效期内完成****的发行并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等情形时,则前述投资人**东的回购权**执行。

也就是说,若星环科技此次IPO不成,则彼时的对赌协议将“**灰复燃”。

申报稿指出,对赌协议将在星环科技IPO未能成行后**执行,并由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云友投资承担相关责任,但也特别强调了星环科技不再作为被**执行的回购权项下的责任方承担各项相关义务及责任。

“发行人不作为该等可**回购权项下的义务承担主体或回购权相关机制触发后潜在不利后果的承担方;不存在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的约定;不与发行人市值挂钩;不存在严重影响发行人持续经营能力或者其他严重影响投资者权益的情形。”星环科技表示。

来源:国际金融报

徐 骏作(新华社发)

据路透社报道,**商务部近日公布,1—11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FDI)金额1042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9%(折合1572亿**元,同比增21.4%)。从行业看,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金额8239.4亿元,同比增长17%;高技术产业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19.3%,其中高技术服务业增长20.8%,高技术制造业增长14.3%。从来源地看,“一带一路”沿线**和东盟实际投资同比分别增长24.7%和23.7%。**前10月FDI折合1420.1亿**元,同比增长23.4%。商务部此前预计,如无特殊情况,今年吸收外资将实现两位数增长,能够实现全年稳外资目标。

**国彭**社报道称,根据汇丰**对2174家外资企业的调查,97%的受访企业表示,他们打算继续扩大在华投资,因为**拥有庞大的市场、经济持续增长的预期以及发达完善的供应链。尽管国际关系正在发生变化,但很明显,跨国公司将继续发掘以**为中心的增长和投资战略的价值。

**商务部近日公布,全国实际使用外资突破万亿元大关,交出一张亮眼成绩单。目前,**吸引外资规模持续增长、质量不断提高,吸引外资特征显著。一方面,**吸引外资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高技术制造业、服务业利用外资比重进一步加大。高新技术产业已成为吸引外资的“主引擎”。另一方面**中部地区对外资吸引力逐渐增强。与东部地区相比,中部地区各要素成本更低,与西部地区相比,中部地区配套设施更加完备,在外商投资市场中竞争力不断增强。商务部数据显示,2021年1—11月,**东部、中部、西部地区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分别增长15.4%、25.8%和13.4%。此外,“一带一路”沿线**对**投资不断增长,沿线**对**市场的信任度和认可度不断提升。

**市场对外资的强大吸引力,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其一,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的国际环境下,国际投资市场有所萎缩,海外投资商迫切寻求优质投资目标和投资机会。**疫情防控卓有成效,经济快速**、平稳发展,增强了外商在**投资的信心。在其他**投资环境较为低迷的情况下,更多海外投资商将目光转向**。

其二, **不断优化投资环境,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大幅提升。近年来,**出台外商投资法及其实施条例,取消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商务部门审批备案,改为实施信息报告制度,建立健全外商投资企业投诉工作机制和外商投资服务体系,有力保护海外投资者合法权益,给外商吃了一颗定心丸。

其三,**市场准入空间越来越大,市场准入不断放宽。**在制造业领域基本全面取消了针对外资的限制,在种业等农业领域放宽外资准入限制,同时不断扩大金融、电信、建筑、分销、旅游、交通等服务业领域开放,在世贸组织服务贸易分类的160个分部门中,**已开放近120个。**积极推进制度型开放,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用负面清单的形式全面规范地列出了针对外资的准入限制。**连续出台全国版、自由贸易试验区版、海南自由贸易港版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负面清单从2013年上海自贸试验区的190项压减至2020年全国的33项和自贸试验区的30项,海南自由贸易港负面清单仅有27项。

在当前国际形势下,国际投资市场仍面临一定不确定**。一方面,尽管全球疫情防控形势仍然严峻,但伴随着一些**经济复苏的脚步,更多**出台相关政策吸引外资,国际投资商将面临更多机会和选择。另一方面,一些**限制本国资本流入其他**,或者限制资本海外投资的具体行业。这些因素都对**吸引外资的未来形势带来一定挑战。但必须强调的是,**开放的大门一直敞开,**政府不断完善吸引外资相关政策,优化外商投资环境,为外商在华投资提供了良好条件和可靠保障,**市场始终是外商投资的优质选择。

未来,**应当推动吸引外资政策与产业政策相对接,在数字经济、**疗、**老、新能源、生物与新**药等政府大力推动的重要行业,以发布外商投资鼓励清单等形式,加大力度鼓励外商投资,吸引外资助力产业发展,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与海外投资者共享**市场的发展**和巨大机遇。

(本报记者 高 乔采访整理)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上一篇:消费金融2021(三)|场景转向、利率受限 严监管下新老机构如何应变?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简阳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