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劭文直播卖的猪肉脯被*味道怪,夹杂鸡肉

2022-09-23 02:23:53 文章来源:网络

01.

欲戴**,必承其重!

能力越大的人,身上的责任越大,一旦翻车,他们的结果可能比普通人还要惨!

就拿演员郝劭文来说吧,经常看直播带货的小伙伴都知道,阿文是当下**红的带货明星之一,几度摘得“同品类带货**名”的桂冠!

02.

郝劭文,**,1990年1月4日出生于台湾台北,演员。1994年与释小龙合作主演了朱延平导演之《新乌龙院》,扮演了一个光头、戴墨镜的小和尚。1996年,与钟镇涛、张敏、释小龙共同主演了电影《十兄弟》。1998年,与林志颖、释小龙主演了电影《哪吒大战**猴王》,并饰演了猪八**,后来因为学业问题暂时退出**圈,等再次回归大众视野时,他已经不是大家眼中“憨态可掬”的小胖子,而是长相彻底沦为路人的十八线艺人!

为了“东山再起”,郝劭文选择了当下**火的带货行业,凭借极具亲和力的带货方式,他很快就在新的领域站稳了脚跟,加上自己是个童星,国民度很高,导致阿文的直播间总是人满为患!

03.

直播带货是把双刃剑,玩好了可以名利双收,玩不好呢?随时可能翻车,潘长江曾说,互联网的水很深,一般人驾驭不了!

就在近日,有网友**料郝劭文直播卖的猪肉脯被**味道怪,夹杂鸡肉,他买回去之后吃了一口就马上吐了出来,看了配料表才发现:自己买的不是猪肉脯,而是鸡肉脯,同时,买家称自己买的猪肉脯非常薄!

要知道,真正的猪肉脯是不会添加鸡肉的哦,都是纯猪肉!

04.

于是问题来了,一向以顾客为上帝的郝劭文,为什么会卖假货呢?

答案很简单:当一个人在某个领域取得了一定成就后,他只在乎金钱,会忽视某个细节!

我们来看下郝劭文近30日的带货数据!

从这张图片可以看出,郝劭文一个月带货额超过了3800万,**近一场卖了148万,按照两成佣金来说,郝劭文每个月可以赚七八**!

有了这样的**,郝劭文还会花那么多心思在选品上吗?大概率不会!

所以,郝劭文事件应该给买家和卖家都敲响警钟,对于买家来说,有些东西并不适合在网上购买,对于卖家来说,如果选品环节出了问题,翻车是早晚的事情,如果你想长期留在带货领域,请记得勿忘初心!

本文转自:新民晚报

李睿珺导演的《隐入尘**》,取材于甘肃,黄土地是它的背景。电影讲述了在西北农村,两个被各自家庭抛弃的人——马有铁和曹贵英,相识相知、相濡以沫的故事。

马有铁和曹贵英**次见面,是在两家人的撮合之下,但他们两人本身却没有说任何话;拍结**照时,两人局促不安,保持着一种微妙的距离感。被亲戚强行安排在一起的两人,是不幸的,但又是幸运的,马有铁憨厚朴实,曹贵英贤淑温柔,他们在苦难的生活中,发现了彼此的闪光点,敏锐地找到了相守一生的理由。

马有铁表面憨厚木讷的,农民的身份赋予了他朴实的**格。但他的心思很细腻,他说他会记得所有人对他的好,哪怕这份好别有所图。“一码归一码”是他的口头禅和行事态度,欠下别人的东西一定要想方设法地还,是他坚定的价值观。

曹贵英表面上柔弱无力,但内在却倔强而又坚定。马有铁进城归来,她拖着病重的躯体专门到村口送水,马有铁保护土坯砖不被淋湿,她也一起冒着大雨“抢救”,哪怕在生命的**后,她也是倒在为马有铁送饭的路上——在城市观众看来,这也算是至**的浪漫一种了。

乡村人的浪漫是什么样的?影片中描述的马有铁夫**的爱,是平缓而无声的:他们彼此用麦粒在手背上印下花朵的标记,她打着手电筒迎接他回家并且从怀里掏出热水瓶,他们三次搬家都不舍得扔掉墙上的“囍”字……这样的浪漫已经融入到他们生活的每一个细节,转化为一种强大的支撑力,正是这种支撑力的存在,使得他们能够消弭生存环境所带来的种种压力。

影片中,似乎每一次别人找到马有铁,都是别有所图地利用他,而马有铁和**子总是在被动地接受着,“自愿”地帮助村民、义务地免费献血、听话地搬家。他们的诗意生活,是创作者赋予的表面“糖衣”,而故事背后隐藏的艰难与困苦,是创作者真正的表达,只是这种表达,没有采取声嘶力竭的喊叫方式,而是用沉默和缓慢,来制造一种令人牵肠挂肚的张力。

对于农民来说,土地是束缚,又是归宿。如同影片中从头到尾跟着马有铁的那头驴一样,哪怕获得了自由,从拉车的困苦中得以解脱,**后依然会回到了拉车旁。农民明白城市的好,却又在本能中拒绝着城市。在马有铁夫**获得拥有城里新房的机会时,他们**时间想到的是自己的鸡、鸭、驴、庄稼和他们刚建起土坯茅草房应该怎么办。马有铁站在新房里不安的样子,让我想起《海上**师》中1900走下船面对陆地时的慌张。1900被陆地人**的熙熙攘攘吓到了,而马有铁因为**次离开土地表面站在高楼上,被喧闹的街市和来往不断的车流吓到了。

马有铁不愿到城里生活,是因为他们用土坯垒砌的房子,不但是他们的家,也是家里其他活口的家,尤其是“燕子窝”,更具象征意义,无论走多远,燕子都会寻找自己的巢,给燕子留好旧巢,是马有铁的执念,也是他守护家园的信念体现。

曹贵英的**去非常突然,影片**后也没有告诉我们马有铁是否追随**子而去,留给观众一个猜想的空间。但有一个细节,或许暴露了主创的用意——马有铁在**后卖掉了所有的粮食,这也许是他在和土地作**后的告别。

在马有铁的驴找回家园的时候,马有铁夫**失去了家园——他们亲手建起的土房子,也同其他房子一样,被推土机推倒,如同尘**一样消失并**终被所有人遗忘。马有铁救回的那个燕子窝,也终究失去了自己的屋檐。电影的**后一个镜头,是细长的麦芒在光线里舒展着“身躯”,我相信那是马有铁的独特“舞蹈”,创作者试图用这个镜头告诉观众,心怀浪漫、态度坚定地活着,是抵抗命运与岁月的**方式。

上一篇:MIRROR演唱会伤者阿峯未出院 转院接受治疗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站整改中,内容已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简阳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