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化 小型化 单兵化 陆战装备瞄准实战

2021-12-28 17:09:30 文章来源:网络

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开启之年,也是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新“三步走”起步之年。一年来,全军部队以任务为牵引,加强实战化演训活动,各军兵种远程跨区机动,征战西北大漠、列阵东南沿海、砺剑万里海空、演兵雪域高原,在各个演兵场提升作战能力。

2015年12月,陆军领导机构应运而生。经过几年的跨越式发展,新型陆军从单兵渗透到合成制胜,从立体攻防到机动作战,基于网络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和全域作战能力基本形成,以特种作战、空中突击为代表的新型作战力量,逐步成为陆军主战主用的尖刀铁拳。

海拔4600多米的西藏军区某训练场,一场合成旅高海拔拔点进攻战斗正在进行。红方侦察尖兵依托陆军新近配发的单兵综合系统,将蓝军各兵力火力点位置和配置传送至营指挥**。

一键指示目标、一键呼叫支援,新装备新功能的加持,让指挥员**时间作出判断,下达火力毁瘫指令,5分钟不到,首轮炮火就倾泻而下,对敌打击效果近乎**。

西藏军区某合成旅战士 赵恒:这么先进的单兵系统,感觉就像是未来战士,完全是以我们士兵为**,把我们和作战体系联合在一起。不但可打击**伤、野战生存,也可以通过这个信息终端和数控腕表构建连、排、班三级网络,将战场上的各种突发情况、行动进程及当前态势回传至指挥员。

改革强军,陆军破除旧有装备体制中的藩篱,加快装备整合,先进的信息化指挥系统,让万人千车聚于一张大网,实现了从指挥所,到下面每辆单车、每名单兵的互联互通。岭南腹地,第74集团"白台山英**团"的一场全要素,多兵种的山地模拟对抗演练正在进行,装甲、炮兵、工兵多兵种组成的主攻分队向敌纵深发起冲击。数字化装备让新型合成营实现了战场态势实时感知、目标信息共享、多要素打击的目标。

第74集团军某合成旅作训科参谋 刘卫明:一线**的情报在几秒钟的时间,就可以直接送达营连,很快又汇总到旅这**,上级再通过向下的侦察链、火力链,秒级速度实现**确打击。

这是不**前,陆军某合成旅在西北某地组织的一次实兵实弹演练。作为我军**支装甲部队,这个旅见证了人民陆军从骡马化到摩托化、机械化,再到如今的信息化、合成化高速发展的整个历程。

第81集团军某旅合成营营长 郝利飞:我们99A坦克不仅可以发射穿甲弹、破甲弹,还能打混凝土攻坚弹,甚至可以打炮射导弹,坦克还具备先进的双稳系统,一旦发现目标,主炮就可以锁定它,自动跟踪它,在运动中将其击毁。

近年来,陆军大批列装的99A坦克、15轻型坦克和**士突击车等主战装备,重、中、轻型合成部队比例搭配更加优化,快速迭代的陆战武器装备让新型陆军的盾甲更强、拳头更**、臂膀更长。围绕战争形态、作战方式的演进和发展,陆军加快了新型作战力量的建设和发展,特别是在特战、陆航、空突、远火等装备方面实现了跨越发展。

陆军装备部综合计划局副局长 李宇寰:比如说远火、新**装甲突击系统,新型运输直升机,还有**括察打一体无人机等一大批新型装备陆续研制成功和入役,使整个陆军装备的型号的代次结构有了显著提升。

今年年初,由我国自主研发的直-20型通用直升机正式走进陆军演训场。直-20兼具武装直升机和运输直升机的优势,地形适应更强、运载效能更高效、反应速度更灵敏,被称作空中多面手。

第83集团军某空中突击旅科长 赵怀宝:直-20的列装,为我们空中突击部队执行快速投送、低空突防、火力打击等行动提供了更加灵活的作战的编组,为了发挥装备的效能,我们在今年的训练中,大大地增加了空地联合训练的比重,使新装备成为我们空中突击部队核心作战能力提升新的增长点。

不**前,第83集团军某空突旅在西北大漠,首次探索实现全地形车机舱搭载投送,实现单架次直升机在陌生地形环境一次**将一个战斗班投送到位。

陆军装备部航空装备局局长 盛建忠:很多新机型新装备陆续列装,突出了不同的使命任务,设计不同的装备,快速响应军事需求,从而达到人装合一,兵机合一,提高作战效能。

零下20多度的东北山林,呵气成冰。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的12名特战队员穿梭在山林雪野间,正向几十公里外的目标地域快速渗透,狙击手占领潜伏阵地后迅速捕捉目标。

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副教导员 袁建强:我们现在使用的新型狙击步**,完全可以破坏敌1500米以内的装甲目标、可以狙**敌1000米以内的有生力量,而且我们寒区特种部队单兵装备,保证了潜伏的隐蔽**和作战时间。

就在同一时间,远在5000多公里之外的西南某水域,一场“蛙人”水上渗透训练正在紧张进行中,特战队员运用新装备也在悄无声息地朝着作战指定地域**渗透。

第75集团军某特战旅副参谋长 洪继洲:特战装备**能体现一支部队的单兵装备技术水平。单从水域投送上来看,单兵水上助推器让我们告别了以往对冲锋艇、摩托艇的依赖,创新了作战模式。

目前,陆军特战部队的装备正朝着智能化、小型化、单兵化的趋势发展,实现着单兵作战集成化的全面升级,投送方式也已突破空间局限,具备了低空、陆地、水面和水下自主渗透能力。

陆军参谋部某局副局长 程涛:特战力量的建设应当是作为常见常备常态常用,作为优先建设的力量,作为新质力量的突出代表来建设。特种兵现在要会熟练操作各型通联装备,新型的武器系统,**括现在已经研发的单兵高**和高效的一些武器装备,下一步也将向智能化和无人化的方向在发展在迈进。

来源:中工网

据**国《防务**》周刊网站报道,近日,**国空军用从一架运输机后部发射的一枚巡航导弹摧毁了位于墨西哥湾的一个目标,这是**空军“快速龙”计划首次进行实弹测试。“快速龙”项目旨在实现从运输机等非传统空中**上大规模投射防区外武器,提高作战灵活**。

KC-130J翼下挂载AGM-114“海尔法”导弹

“旧瓶装新酒”

托盘化武器系统在结构上并不复杂,就是把**确制导**、空对地导弹等防区外武器捆扎在模块化滚装托盘上,或者装入专门设计的模块化“部署箱”中(这种“部署箱”采用开放式金属框架结构,可展开以释放导弹)。至于数量可根据具体情况来定,既可以是单层捆扎,也可以是多层捆扎;同样,“部署箱”也能以单层或多层堆叠在托盘上。另外,托盘带有减速和空中稳定的降落伞。

作战时,地勤人员根据命令,将托盘化武器系统装在运输机的货舱内,然后运输机起飞向指定空域飞去。到达指定空域后,机组人员将机载通信系统接收的目标数据,传输给托盘化武器系统的每枚导弹。

接下来,运输机打开尾门,将托盘化武器系统投出去。随后,托盘化武器系统的降落伞张开,进行减速和稳定。**后,防区外武器从托盘化武器系统中依次被投放出去,根据装定的目标数据设定航线。如果需要导弹在飞行途中改变打击目标,可由F-35战斗机驾驶员使用卫星通信数据链,将目标数据传输到防区外武器,使防区外武器重新瞄准新目标。

据“快速龙”项目的主承**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介绍,托盘化武器系统一旦研发成功并进入**军服役,将使**军现有的各种

在战时轻松地转变为“**卡车”,显著提升**军进行大规模战争的能力。不仅如此,运输机在使用成本和维护费用上都要比战略轰**机少得多,因此具有极好的效费比。例如**国所装备的C-17A、C-130系列、C-27J、A-400M等运输机,都可以作为托盘化武器系统的搭载**。

不过,托盘化武器系统看似新颖,实际上只是“旧瓶装新酒”。早在越战时期,**军在就用C-130运输机及其衍生飞机投掷BLU-82/B“雏菊剪”巨型燃料空气**,这实际上就是早期托盘化武器系统的实战应用。

BLU-82/B捆扎在托盘上,由C-130运输机及其衍生飞机打开尾门进行投放,而且也是用降落伞进行减速和稳定。1970年3月22日,1架C-130运输机在老挝上空投掷了1枚BLU-82/B,这是首次实战。在1971年2~3月的“兰山719”(Lam Son 719)行动中,**军用C-130运输机、MC-130E特种战飞机总共空投了25枚BLU-82/B,目的除了在丛林中开辟直升机着陆场之外,还**括破坏物资仓库、车辆停放场、集结的大部队等。

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军在5次**间行动中使用了BLU-82/B,均由MC-130P特种战飞机空投。**初的目的是清除伊军布设的地雷场,后面则是用来检验BLU-82/B**伤人员的效应以及心理战效应。

2001年阿富汗战争开始后,**军用MC-130H特种战飞机空投BLU-82/B,打击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的物资基地、训练营地,以及破坏塔利班和“基地”组织藏身的地道系统、洞穴等目标,另外也用于清除雷场。

而用托盘捆扎普通航弹或制导航弹,形成托盘式弹药系统,然后用C-17A大型运输机进行远程空运,在近些年的**国空军中更是司空见惯的事。

由此可见,“快速龙”项目实际上是将**军过往的经验进行总结之后提出的增强版本,比如托盘上捆扎的武器由**变为更**确的防区外武器,采用了全新设计的“部署箱”等,所以严格来说算不上令人惊艳的创新之举。

应急之举

**军对非传统空中**进行武装化,除了上面讲到的计划将托盘化武器系统应用到运输机外,还有很多其他例子,**著名的莫过于以C-130运输机为**改装的AC-130系列炮艇机,从越战时期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停止过发展,而且在多次局部战争中进行应用。

AC-130系列炮艇机火力强大。其固定武器为1门105毫米榴弹炮、1门30毫米航炮或40毫米自动炮,可加装的武器还有M61型“火神”6管20毫米航炮、7.62毫米多管机**等。**新的AC-130J炮艇机以C-130J运输机为**,装有1门105毫米榴弹炮、1门30毫米航炮,还能使用“格里芬”导弹、“海尔法”导弹、“蝰蛇打击”制导**、GBU-39小直径**等。

在阿富汗战争期间,**国海军陆战队用KC-130J空中加油机作为“海尔法”或“格里芬”导弹的发射**,就是在KC-130J的机翼下采用复式挂架来挂载“海尔法”或“格里芬”导弹。

事实上,**军还不是将非传统空中**进行武装化的鼻祖,真正的鼻祖是智利空军。1931年,智利海军发动了叛变。为了镇压叛变,智利空军动用了2架福特三发民用运输机来执行轰**任务,机组人员通过飞机盥洗室地板上的洞来投掷**。

1932年,哥伦比亚和秘鲁两国因亚马孙争议领土发生冲突。哥伦比亚空军从SCADTA航空公司征用了2架容克斯F13浮筒式水上飞机,在地板上切出了**投放口来执行轰**任务。

二战时期,英国、德国、意大利、苏联空军也都曾用运输机挂上**,作为轰**机使用。

二战后,以色列、巴基斯坦、印度等国同样使用过运输机来投掷**,其中巴基斯坦在第二次印巴战争中用改装的数架C-130运输机去投弹轰**印军,每架C-130可以携带8吨**,在**色掩护下出击,给印军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效果有限

总的来看,大多数将非传统安全**武装化的行为,都是为了解决作战飞机不够用的问题。而**军之前将C-130系列运输机及其衍生飞机武装化,主要是为了更适应中低烈度作战需要。但是**军现在提出的“快速龙”项目,又回到了与其他空军之前做法相似的思想,即现役作战飞机不能完全满足未来高强度战争的需求,所以将运输机作为投射防区外武器的**,填补作战飞机不足的缺口。

那么,“快速龙”项目真的能够像**军说的显著提升打击能力吗?其实未必。不可否认,用运输机作为托盘化武器系统的**,的确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变相增加**军的空中作战**数量,增强**军进行防区外打击的能力,而且成本也比较低。但是在实战中,运输机如果承担轰**机的任务,条件要求太高,很难像设想的那样去进行应用。

运输机目标明显、机动**差,要想从容投射武器,要么已经掌握制空权,要么只能投射那些射程非常远的防区外武器。但是在高强度战争中,**军并没有把握完全掌握制空权,特别是整个战区的制空权;而射程极远的巡航导弹对**军来说不仅昂贵,且数量有限,无法像普通**那样大批量使用,无法满足大规模高强度战争的要求。

此外,用运输机去投射托盘化武器系统,势必导致相当数量的运输机去承担非运输任务,但在大规模高强度战争中,空运任务非常繁重。如果空运能力受到较大削弱,那么整体作战能力也会明显下降。所以,对**军而言,利用“快速龙”项目忽悠一下国会的“钱袋子”还可以,至于以此真正提升应对大规模高强度战争的能力,估计他们自己也不相信。

上一篇:麻烦不断!*国*先进航母“福特”号,为何迟迟不能形成战斗力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简阳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